谈笑风生 罗永浩吉大演讲

罗永浩,教师。
高中辍学,曾经摆地摊、开羊肉串店、倒卖药材、做期货、销售电脑配件、从事文学创作。
2001年至2006年在北京新东方学校任教,由于教学风格幽默诙谐并且具有高度理想主义气质的感染力,所以极受学生欢迎。
更多关于罗永浩的介绍请点击这里

Future or Futures

gbhg

2009年12月11日 一个中国公民致哥本哈根的信

气候变暖的代价,究竟该怎样由地球上的60亿人分担?发达国家、发展中国家差别巨大的生活方式,是不是应该像世袭制一样代代相传?

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各国代表:

你们好。这些天来,你们在开着世界上最重要也最难熬的会。你们的争吵,我们都听到了。

我是一个出身农民家庭的普通中国人,刚刚过上比上辈人更好些的日子。拥有更美好的生活,是每个人的愿望。在我的老家,农民们买电器、盖房子,希望到大城市去转转。在我居住的城市,空调越来越多,汽车越来越多,很多人都在为一个稍稍宽敞些的家而奋斗。

然而我们不幸生活在一个尴尬的时代。很多人刚想把他们羡慕的欧美式生活从银幕上搬进生活,就被断然喝止。我在农村的父母还没来得及在越来越热的夏天买一台冰箱、装一台空调,听说这些产品就要被征收碳排放税。我同学上班的工厂前些天刚刚倒闭,因为它更换不起符合环保标准的设备。那些生活在岛国的外国朋友就更可怜,据说地球只要再升温1.5度,他们的国家就没了。

我和我周围的人,当然希望有一个更清洁、更凉爽、更少气候灾难的环境,并为此付出我们能够承受的代价。但我困惑的是,这个代价究竟该怎样由地球上的60亿人分担?发达国家、发展中国家差别巨大的生活方式,是不是应该永远穷国的归穷国,富国的归富国,像世袭制一样代代相传?假如是这样,我们为未来奋斗的动力在哪里?

我去过中国西南、西北的一些贫困地区。那里的一些人生活还相当艰难,有的人还在为温饱奋斗。但他们生活的环境,已经受到气候变暖的影响:天气更恶劣,风沙更凶猛,灾害更频繁。他们吞食着世界快速发展留下的苦果,而种下这苦果的人和他们的后辈,很多却在万里之外过着幸福的生活。他们对后发展起来的人说“到此为止”,仅仅是因为这个世界装不下这么多幸福。

“到此为止”——作为一个进城不久的乡下人,摸着自己的良心,我说不出这样的话。我没有权利要求我的乡亲用自己的落后去支撑他人的幸福,正像我没有权利要求所有富人扔掉别墅、停开房车一样。我能做的,只是人走灯灭、使用节能电器、洗澡时少用点水、穿简朴的衣服……过简单而不失快乐的生活。

好在我的周围,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加入这一行列。他们不仅自己追求健康、绿色的生活方式,还自发去贫困地区推广沼气和太阳能,去干旱地区帮助改变传统种植结构,去泥石流滑坡地区促改梯田,帮助当地百姓应对气候变化。更有一些人参加环保民间组织,监督企业排放,优化城市规划,维护民众环境权益。低碳、减碳、碳足迹这些新名词,在中国人眼里变得越来越熟悉。

“我们并非是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地球,而是借用了子孙的地球。”我们每个人用自己的行动对世界负责,对子孙负责。我们付出的每一分努力,都将在不远的将来获得回报,即使在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后,也会留下深深的足迹。

哥本哈根的会议,本意是为了人类的未来,而不是为了争权夺利。发达国家拿出诚意,在资金、技术等方面帮助发展中国家节能减排;发展中国家量力而行、尽力而为,不再走发达国家的老路——这是我,一个普通中国公民,对共同应对全球变暖的理解,也是我对这次会议的期待。

选择

[audio: http://www.fpaworld.net/blog/bluemusic.mp3]

不知怎么的今天突然想到了写写这方面的东西,也许是因为年龄,也许是心情,也许是困惑,也许还有更多……

对于选择,我们每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,或面临不同的人或事都会有不一定相同的选择。

有时,选择的权力在别人的,比如在当自己还不懂事的时候。那是更多会由父辈来代为选择,比如你的学校或者专业……

但当你成长到一定的时候,你可能已经不屑于父辈为你所作出的选择,那时的我们已经开始长大,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和想法,开始了尝试自己的选择。

开始尝试选择,我觉得这才是真正意义上人生的开始,懂得了选择也许才是开始成熟的标志。

当还在校园学习时,我们面临的选择也只不过是专业啊、朋友啊、服饰啊等类似简单的选择。而当即将离开校园时,我们更多将面临的却是离合的选择、工作的选择、未来的选择,也许这种选择还可能成为你人生的选择!

踏上工作岗位后,几乎不再可能还有人能代替自己来做选择!而此时我们需要面临的选择将会更多!工作态度的选择、处事方式的选择、娱乐方式的选择、社交人群的选择……总之,随处都可是选择,毕竟诱惑太多太多!

工作的开始基本也是真正独立生活的开始!摆在我们面前的有许多,事业、爱情、家人和朋友。

事业的选择可能不只一次,正常情况都应该把握着越选越好;爱情的选择很难一次,但选择好彼此相互适合更是困难,不过我还是觉得不易为了选择而去选择,就像老子给徒弟们做的麦穗的游戏一样;家人不是选择的,朋友却总是选择的,近朱近墨都由自己把握!

其实,今天谈到的选择更多的会是一种生活态度的选择,生活的态度也会左右自己太多的选择!

虽然我们还年轻,还有尝试的激情!

昨天晚上在饭局上,有个算半个成功人士的就问过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?我的思考也许还不够,也许我也还想尝试,但最终我一定要属于自己真实的生活,感受着生活中真实的自我,思考着昨天真实的我、明天我怎样真实的面对生活……